不论大脑还是画纸都一样

说着昨天一定放结果昨天没有放,我不管,这个锅我选择甩给社长

来补充一下,这张画名字叫做恋物癖,我所想说的就是,如果,一个人的美丽可以被拆解成各个部分,那么将这些部分拼合,得到的还是一个完整的人嘛?

这张画前期画的时候还算是顺利,后期上色因为画的有些久,色感急剧的变差,而且有点接不上前期的思路,这也是下次画大画应该注意的地方

评论
热度(10)
 

© 白花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